风画楼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风画楼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微电影剧本】都别当个事

编辑推荐 【微电影剧本】都别当个事


作者:犇波 白丁,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5发表时间:2018-12-12 21:18:48
摘要:某一自然村里进行城镇化改造,围绕着一吴姓人家,从老宅子到现在住楼,产生的矛盾展开故事。

【微电影剧本】都别当个事 人物介绍:
   吴启顺:老大,忠厚的农民,在苗圃里看门,七十岁左右。
   聂树臻:老大妻,七十岁左右,由于在过去中的苦日子中过来,对财富有渴求的欲望。
   吴启运:老二,农民,不足七十,为人耿直。
   李庆秀:老二妻,不足七十,在家里主家,一切在骨子里,深藏不露。
   吴启全:老三,六十多岁,正直的农民。
   宋世敏:老三妻,善良正直的农村妇女。
   吴秀英:小姑子,五十多岁,在外工作,爱憎分明。
   傅聪:秀英的爱人。
   大鹏:老大的孙子,在外工作,正直、活泼。
   张云山:大队书记。
   金翠:六十多岁,村里好事的女人。
   村干部甲、村干部乙、村民甲、村民乙。
   吴中信:老调解委员。
   吴老太太:吴启顺的母亲。
  
   剧本内容:
   1、某年春天,一村庄早晨,上空冒着几缕炊烟,偶有几声鸡鸣。楼房鳞次栉比,远处衬着青山。村办公室喇叭响了:
   全体村民请注意了,全体村民请注意了,咱们社区的楼已经盖好了,下一步的工作要对旧房屋进行登记,通过落实、审核,然后拆迁,搬入新社区。具体的事项到时候每家发一张表,详细情况大家通过表格就知道了。再说一遍……(航拍全景)
   推出片名:都别当个事
   2、日,村委院内,人们出出进进,看着表格,互相议论。宋世敏及几个妇女往外走。
   村民甲:按老宅子的平方顶新楼,也不知道俺那个能顶过来了不?
   村民乙:三嫂子行吆,两栋宅子,肯定还得余钱。
   宋世敏:都是多年的老宅子了,还能顶多少钱?
   金翠:(从后边上)里边好几家子,因为老宅子的事定不下来,我看还得闹饥荒。
   村民甲:闹什么饥荒,作上钱,大家分就是的了。
   金翠:弟兄们多了,一人一个心眼呀。
   3、日,老大吴启顺家内景,聂树臻正在看平板大电视,嘴里哼着京剧《龙江颂》选段。金翠从外边进。
   金翠:大嫂子待家里哈?
   聂树臻:待家里,来啊,他大婶子呀——坐下吧。
   金翠:吆——什么时候换了大电视了?
   聂树臻:(炫耀的)前些日子,大孙子给买的,看原先那个也行呀,说是嫌小了,非给买个大的,花那个钱呀。
   金翠:现在都兴这样的,搬楼上去,这样的才称啊!
   聂树臻:搬楼、搬楼,也有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
   金翠:俺想上楼上去住。
   聂树臻:您去报名登记啦?
   金翠:登了,怎么,您那个老宅子全是老三家的?
   聂树臻:谁说的?
   金翠:这个还有假,记都登了。
   聂树臻:想独吞,没有门!
   4、中午,吴启顺回家吃饭。
   聂树臻:怎么?老宅子全归老三家了?
   吴启顺:当初有那个话,就那样了。
   聂树臻:就那样了?说的倒轻巧,现在是一栋宅子一座楼啊?
   吴启顺:你要去争啊,咱不那样,叫人家笑话。
   聂树臻:怎么是争呢,老宅子是大家的。
   吴启顺:咱和别人家不一样。
   聂树臻:行了,不用你管了。
   吴启顺:(无奈的)唉——
   5、日,内景老二吴启运家,李庆秀在里间掀开柜子,摸出一把存单,嘴里自然自语:“哪一张到期了?”聂树臻从外边进来。
   聂树臻:(声音响亮地)待家里鼓捣什么的,也不见个人?
   李庆秀:死鬼,吓了我一跳!
   聂树臻:怕什么,屋里还有个小青年啊?
   李庆秀:(里屋出)老没正经!
   聂树臻:我知道呀,又捋巴存单的,是吧?
   李庆秀:坐下吧。
   聂树臻:要搬楼了,咱那个老宅子全叫老三家弄去了,你知道不?
   李庆秀:说是嗨。(表面上轻描淡写)
   聂树臻:咱不能同意啊,得平分啊!
   李庆秀:这个(犹犹豫豫),那怎么办?
   聂树臻:找村委啊!它要是不管,咱去告他!
   6、日,外景,老大老二妻进办公室背影。内景办公室内,村干部甲乙接待。
   聂树臻:俺来就是和你们说一声,俺那个老宅子是三家子的,不能落在一个人的名下呀。
   干部甲:这个事只要你们商议好了,我们怎么办都行。
   李庆秀:那不是这个事呀,您不是已经记在老三名下了吗?
   干部乙:听吴启全家说,都是她的,与你们没有关系。
   聂树臻:那不是她说啊,谁家的老宅子不是大家的?
   干部甲:您这个事里头有道道呀。
   李庆秀:您得主持公道啊!
   张云山:(从外边进)什么事不公道呀?
   聂树臻:正好,书记来了,你评评这个理。
   干部甲:她家的老宅子落在了老三名下,老大老二有异议。
   张云山:不是当初说好了的,谁盖了是谁家的,现在能顶楼了,又反悔了?
   聂树臻:俺家里的事,您都不知道啊!
   张云山:还有几户没有落实好?刚散了会,上边催着搬迁。
   干部乙:又加上老吴家,还有三户。
   张云山:先解决眼前的,你去叫启全家,就着把老调解委员吴中信也叫来。
   7、接第6场,内景村委办公室。
   宋世敏:您还讲理吧,当初老屋要塌,他奶奶没法住了,您都不管,最后定下了,谁盖了谁要,您都不盖,俺盖,咱妈妈还得有个地住吧。现在又想劈份子,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聂树臻:就算是你说的,咱妈妈的钱也都搁上了吧?
   宋世敏:天地良心啊!咱妈妈要是搁了一分钱也算是搁钱了。俺上娘家要的房料,又借的钱。要这么说,俺不管了,随心吧。(说完恼的走了)
   吴中信:您拉呱还有下巴壳子不?您家大叔有病走的时候,家里拉下了钱,是我给分的帐,您都忘了?老嬷嬷有钱盖屋,她吃饭吃出来的钱啊?
   李庆秀:你不知道,待俺这个家里都向着小的。
   聂树臻:是啊,俺妯娌俩来的时候,没花了她一个人的钱呀。
   干部甲:越说越不靠谱了,您什么时候结的婚?启全什么时候结的婚?人都说,过去大地主看着千顷地,也没过上现在这种日子,这不是时代不同了嘛。
   张云山:弄得什么牛盘肠,也不怕人家笑话。走走,找老爷们沟通沟通吧。
   聂树臻:(老大老二妻从室内出,手指屋里)不行就打官司,她有什么证据说是她的?
   8、日,吴启运家内景,李庆秀在拾掇桌子准备吃饭。
   吴启运:现在老宅子咱再要个分,实在也没有个道理,我看咱就别掺和了。
   李庆秀:都给老三家就有道理了,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花了几百块钱,现在可是十好几万啊!
   吴启运:那时候也都是愿打愿挨的,现在还后悔什么。
   李庆秀:你就别管了,他大娘非要个份不行,咱还不随着吗。三家子的事,有两家子不同意,总得有个说道吧?
   吴启运:他三婶子要是也不让,闹起来,不叫人笑话?
   李庆秀:有他大娘打头阵,咱请着就行了。
   9、日,吴启全家内景。
   吴启全:因为这点事,咱不能闹啊!
   宋世敏:谁想跟他闹来,她们这不是明摆着不讲理,欺负人嘛!
   吴启全:要不咱拿出一部分来,作为过去的补偿,剩下的再分了吧。
   宋世敏: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过去受的那个罪了?
   10、三十年前,吴启全家。
   吴老太太:(小脚,拄着拐杖进了门,二人正在吃饭)三啊!
   宋世敏:妈妈,你这是待哪里来的呀,一块吃饭吧。
   吴老太太:待那两家子来的,又上了您家来了。
   宋世敏:有什么事吗,叫人捎个信不就行了吗。
   老太太:我那个屋露着天了,不能住了,亏了这两天没下雨。
   吴启全:你找了他两个大爷,他们怎么说的?
   老太太:他们说家里的钱都花了您身上去了,他们不管。
   吴启全:都是些什么人。
   宋世敏:先不管了,吃了饭再说,叫他们商议商议。
   老太太:还吃饭,这气都喘不上来。(感慨地)那几间屋怕是也有一百多年了。
   11、夜、吴启全家内景。
   宋世敏:怎么商议的?
   吴启全:商议什么?都不通理!
   宋世敏:怎么着,不管呀?
   吴启全:说了,咱手里充闲,叫咱盖,以后他们也不要了。
   宋世敏:咹——
   吴启全:(气愤的)还为老大!
   宋世敏:那咱就盖!
   吴启全:说的倒轻巧,使什么盖?
   宋世敏:我上他姥爷家去看看,弄点料子,凑乎凑乎。怎么着也不能叫咱妈妈没地住哈?再说了,这么些人,塌了老屋也叫人家笑话。
   12、接第9场。夜,吴启全家内景,里屋亮着灯,宋世敏从里边出来,拉开灯。
   吴启全:你不睡觉,起来干什么?
   宋世敏:这些日子叫恶殃的,睡不着啊。我给他姑打个电话。(拿手机找眼镜,摇拍)喂,他姑啊??????啊,是我啊,我跟你说个事啊??????现在家里不是要搬迁吗??????咱那个老宅子,老大老二讹着要个份啊??????啊,没答应??????啊,知道了,见面再说吧。
   吴启全:你跟她说什么,呼呼隆隆的,越叫人家笑话。
   宋世敏:他姑还是旁人吗,那两家子一溜,叫他姑来说句公道话。
   13日,村委办公室内。
   张云山:老吴家的事还没落实好吗?
   干部甲:他这个事本身就是个没事的事。
   干部乙:村里人基本都知道他们当时的情况,现在又有老调解委员证着。
   干部甲:就是两个老娘们的事。
   张云山:那就不管她,就这样了。
   14、日,吴启顺家,李庆秀进。内景。
   李庆秀:你听说了不,村委上就那样定了。
   聂树臻:是吗?
   李庆秀:错不了呀。
   聂树臻:那咱去找他,不行就告他。
   15、日,村委办公室内,干部甲乙在坐。
   聂树臻:您当干部就是这样主持公道的?
   干部甲:怎么着?
   李庆秀:怎么着?办事不公平。
   干部乙:行了,这个事谁不知道,有凭有据的。
   李庆秀:什么凭什么据?
   干部甲:你们别胡搅蛮缠了。
   聂树臻:好好,您不主持公道,俺上上级告您去!
   李庆秀:和他们没法说了,看样非打官司不行了。
   16、日,老大家,聂树臻和李庆秀在商议事,金翠进,聂树臻招呼。
   金翠:哎,这就要搬楼了。(表情高兴地)
   李庆秀:还搬楼,这正生了一肚子气呢!
   金翠:老宅子的事还没落实好吗?
   聂树臻:都向着老三家。
   李庆秀:看样子得打官司了。
   金翠:打官司得讲证据啊!
   聂树臻:这不是正商议吗。
   李庆秀:关键是吴中信。
   金翠:那还不好溜乎溜乎他。
   17、夜,外景,吴中信家门口,老大老二妻提着酒、牛奶进。接着二人被吴中信推了出来。
   吴中信:(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安顿日子不愿过啊!
   18、日,吴启运家内景,聂树臻和李庆秀在拉呱。
   吴秀英:(推大门进来)二嫂子在家吗?
   李庆秀:(出来迎,聂树臻在后)吆,他姑来了。
   吴秀英:噢,大嫂子也在啊,上您家您不在,在这里呀。
   聂树臻:没有事,跟您二嫂子拉拉呱。快上屋里坐吧。
   吴秀英:正好两个嫂子都在,我说您两句,老宅子的事您就别掺和了。
   聂树臻:他姑呀,你这话说的,怎么叫掺和呢,老宅子是大家的,大家都有份啊!
   李庆秀:是啊,他姑,我正要去找你,你也有份啊。
   吴秀英:都给我我也不要。
   聂树臻:你创好了,不稀罕这点钱了。
   吴秀英:这与创好创孬没有关系,老宅子是大家的不差,可当中出的事您也知道,咱应该感激三嫂子才是,不能因为现在值了钱了,又想去分个份。
   李庆秀:你这不是向着老三家吗?
   聂树臻:谁不知道,她跟老三家的关系。
   吴秀英:我是站在公正的立场说话的。
   李庆秀:你公正呀,谁看不着,每次来提着东西都是进了老三家。
   吴秀英:我承认,在有些方面是慢待了两个嫂子,可是将心比心呀,我上学的时候,哪次来不都是三嫂子给叠上煎饼?我的衣裳没得替换,晚上洗了,早上不干又穿上了,三嫂子把结婚的布料都给了我。
   聂树臻:所以你就偏心啊,那也是花了大家的钱呀!她结婚的时候四铺四盖呀,俺两个人也没有她那么多!
   吴秀英:咱现在日子都好过了,别再自寻烦恼了,也叫人家笑话。
   李庆秀:您怕丢人,俺可不怕。
   吴秀英:(站起来)我这都是为了您好啊!
   聂树臻:你非要管这个闲事呀?
   吴秀英:这是闲事吗?咱不是一家子吗,要是别人叫我管我也不会管哈!
   聂树臻:(站起来,手指着)你还知道是一家子呀?这个事就是上法院,也不会全判给她!
   吴秀英:真不知道丢人,还要上法院啊?
   聂树臻:丢人不丢人该你什么事?
   李庆秀:(皮笑肉不笑的)啊呀,要吵仗啊,吵出去吵!
   吴秀英:(气的转身出去,门外正遇着二哥)
   吴启运:你怎么走吗?
   吴秀英:不走还不叫人吃了?(顿脚)没见你那么窝囊的!
   聂树臻悄悄出去了。
   吴启运:(进屋)以前什么事我也不管,今天这个事我得管管了,别闹了,再闹下去不都生分了?又不真缺。

共 703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吴启顺、吴启运和吴启全三个农民骨肉亲兄弟,因为在分楼房按老房子折合的面积进行分配时,老大老二觉得老三占据了老宅子的事心中微有微词,再加上各自媳妇的意见,大家差点把事情闹得僵了,甚至要走法律程序,最后经过村委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好在,老大媳妇聂树臻明白事理,理解包容,还有老二媳妇,识大体顾大局,不拖政策后腿,发扬龙江精神。微剧本立足现实,人物形象突出,结局十分温暖,家和万事兴,立意深刻,佳作,推荐欣赏!【编辑:箫音依依】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箫音依依        2018-12-12 21:23:27
  一句“都别当个事”,包含着宽容、理解和大度以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调节与相处之道。当然,看似简单的语言却需要的是人生的气量。拜读老师佳作,欢迎再次赐稿,祝福冬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