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画楼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风画楼文学网首页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湖心亭劫(小说)

精品 【萌芽】湖心亭劫(小说)


作者:丁语萌 白丁,33.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94发表时间:2018-12-25 12:51:28

【萌芽】湖心亭劫(小说) (一)
   我突然——想喝酒了。
   那天,埋在西湖边上的那一坛……
   (二)
   崇祯十七年。
   碰到他的时候,一年已接近尾声,这个王朝也接近尾声。
   已淡看临安街头来往的行人匆忙一夏,江南女子轻衣盈纱下的纤腰一把,酒旗斜矗处的雕梁画栋一曲琵琶,倒也终混得个生性不羁风流不假。
   苦笑——恍惚间,又开始冥冥幽思。在这秋月如水、秋雨如丝、秋风如吻、秋景如画的宁静夜晚,我忆起了曾经的韶华。
   忆起旧时熟背四书五经,豪言壮语踌躇满志,望仁德以治天下。
   忆起旧时惜别父母背井离乡,夜夜祈祷越王福佑山阴太平,家书亦值千金。
   忆起乡试考官的冷面,八月厚墙渗出的寒彻心扉的晨露,无力提笔终又放下。
   忆起烟波西湖,日暖风恬,却似笑话。张石公笔下的如梦西湖,到底也成了梦罢。
   今年除夕看来是回不去了。回去,有何脸面见父母的苍苍白发,与发小亚魁郎嬉笑怒骂?
   终是我无能啊。
   伴着阵阵咳嗽,又一杯酒下肚。江南的酒,甜得像盏米茶。只是因为在人想醉的时候特别容易醉吧——即使口中是淡然清灵的西湖之水,我的心也泛起了迷蒙。
   我出于小富之家,几年前还是个公子哥儿。母亲说我小的时候得过伤寒,落下了病根,不能喝太多的烈酒,就连故乡的黄酒也未偷得几口。十几岁时,同伴都笑我羸弱。年少气盛的我怎能忍气吞声,就和邻家小孩打了一架,受了点皮外伤,还因此被父亲训了一顿。谁知从那之后,和我打架的小孩竟和我成了哥们儿,这一顿架打得倒也值得,至少别人不再轻视我。后来,那哥们儿成了我的同窗,和我共学了六年书,便彼此陌路。分别时我们也很爽快。是的,六年,我们从未在彼此面前哭过。
   打算离开山阴,已经是好几年的事。毕竟年轻,总是很向往前人云游四方的潇洒与了无牵挂。而受张岱的影响,我首选了离家不远的杭州。说起张岱,张石公(张岱,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别号蝶庵居士),他如同佛般令我敬仰。我们同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同生在山阴小富之家,后奔赴杭城,乐山乐水,也同样免不了这个时代所带来的天翻地覆。
   是的,王朝易代,祖上留下的那点产业,还是毁在了蛮夷的铁蹄之下。我家中虽没有张老先生那般穷愁潦倒,却也大不如前。这是我前往杭州的最主要的原因,若战火烧及江南,和家中也好有个照应。想明初兴宗曾与张士诚大战于此,而今,事隔百年,在波澜不惊的西湖下,已隐隐暗藏杀机。
   最初来到杭州,心中只剩下欢喜二字。那《西湖寻梦》中的良辰美景,已由幻想变成了眼底的春和景明。曾妄想在某个雪天观赏湖心亭的飞雪,落第后甚至曾上山寻张岱的踪迹,却奈何只见五株垂柳两山菊,乘兴而来却讨得无趣。
   如今,我也渐渐地累了。没心思再寻蝶庵居士,只是避世玩世,傲世愤世。然而,为了谋生,我终是用最后的积蓄在西湖畔开了一家小小的餐馆,生意不温不火,除去吃喝还略有盈余。至于204年后一个同样落魄的叫洪瑞堂的绍兴书生将其改名为“楼外楼”,已经是后话了。
   (三)
   一日,店已快打烊,却来了个关西大汉:敞开的胸襟,厚重的军靴,倚一把死沉的铁剑,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尽管当时我心情烦闷,也不好在客人面前伤春悲秋,还是笑着端上米酒。他也不客气,拿起饮尽。然后,他微微一笑:“主人家别来无恙,洒家自带好酒,只管切几斤牛肉来即可。”
   那晚生意不忙,我便同他对座饮酒。我喝我的,他喝他的。小店藏了些老芛干,下酒也算入味。恰巧刚烧有一条色味俱全的醋鱼,便一并端了来。谁知那人嫌笋干太咸,鱼太甜腻,只是喝酒吃肉。
   我怕他不满意,只得又端出一碟胡桃。不过我马上就后悔了。胡桃壳硬如磬石,胡桃肉也总是不完整。虽然香,但不能食,搁桌上,纯粹是摆设。那人看出了我的尴尬,毫不客气地笑我:“我说你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身的文弱。”
   我没什么好狡辩的,索性就不吃了。杭州虽是名郡,但不是很通消息,便想听他讲讲外面的事儿。
   谁知那人虽性情豪爽,却也不是话多的人,想必已习惯了寂寞。为了打破尴尬,我望着窗外阑珊灯火中华丽的游船,脱口而出:“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同时又礼貌客套地问他:“客官哪里人?”
   “陕西。”果然是个关西的汉子,“你这是吴越一带的吧……”
   “山阴人。家里产黄酒的。”就这样,我们总算是聊开了。我的生活平淡如水,没什么轰轰烈烈的英雄事迹,于是就把自己少年时的穷奢极侈,以及如今的名落孙山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唯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王丞相云: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其此之谓乎?”
   他哈哈大笑:“想不到你还这么悲天悯人。”
   他的言语多了些,我才得知他是随张煌言将军来的杭州:
   “在我五岁时,爹妈给我算过命。那瞎子说我今生无福,命犯太岁,前世是父母的仇人。再加上我背后一块记--”他说着,指了指肩上一块并不明显的斑,“可以说是凶险至极。家里那年运气不顺,这下可好,说全是我败的家。
   “想想可笑,小孩子怎么会败家?可我爹深信不疑,逼我娘扔了我。我娘本想将我送人,奈何我年纪太大,已经记事,邻居家没一个人要,只得将我置于野外。没想到,我竟没死。一条狼养我到了十岁。我磕头谢了这义母,便问一个路人要了件衣服。他虽万般鄙疑,但怕我是荒山中的野鬼,终是给了我一件,自认为积了一福。我沿路走到了一座庙中,被老方丈收留,我在庙中读了五年书,记性是小和尚里最好的。可老方丈死后,新上师说我一身兽气,用三个馒头和一包碎银打发了我。
   “回到城里,我没有什么特长,又十分柔弱,不会干活,只好拾一破盆,开始行乞。道上结识了不少汉子,一人教了我武功,我感激不尽。可谁知那人没过几天就被官府押了去,回来时只剩下半条命,还是饿死在一个严冬……
   “那个冬天,闹了饥荒,我偷了张府的粮,是张将军可怜我替我免的罪。那时候他也才十几岁,一天到晚被逼着背书习武,从没见他出去玩过。我便答应带他出去走走看看。后来,我们熟了,他也当了官,便录用了我。这把剑,也是苍水将军送我的。”
   闻说是张煌言将军的人(张煌言,字玄著,号苍水),我心里一惊。想必苍水将军于他,就如陶庵先生于我。
   “张将军是好人呐!不计前嫌,养了我几年。
   “本也无事,可崇祯今年四月自尽殉国,张将军说要抗清,我想都没想就跟着来了。张将军可怜杭州那么美的地方落入清军手中,想要拼死一战。我们都知道这场战争有去无回,只是以卵击石,不过也总比饿死痛快些。”
   先前我沉默地听着,这时终于忍不住发话了:“你为什么不报仇?”
   (四)
   “报仇?就算报仇又有什么用?哪里是小老百姓的错?我本想提刀杀了我爹,可你觉得我下得了手吗?我做不到。”
   “现在倒好,活着没人知道,死了没人发现。"他说完后还自嘲地笑笑,向我晃晃酒壶"不过有这家乡的美酒,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这样还快活呢!哪像你,成天念叨着家父老母……"他没再说下去,而是突然抓起一把胡桃。只见他的手掌稍一用力,覆有薄茧的手指,轻轻一弹,胡桃壳就脱落了,只剩下饱满诱人的胡桃肉。
   我惊呆了,还有这种功夫!
  
   一阵沉默后,他又笑笑:“对了,你那哥们儿呢?”
   “身中举人,名列魁郎,现在——”
   “清朝的官,不当也罢!来,干杯!”
   真是个爽快的人!不知何时,我的杯中倒满了他的酒。味浓厚而香醇,七分清苦,三分微甘。如其人。我这样想着,一饮而尽。绵长的酒劲烈而不冲,喝罢只觉混身舒爽。
   “干杯!”
   然而酒喝多了,还是伤胃。
   最后,一片混沌中,我竟拿出了从家里偷来的珍藏箱底几年的那坛美酒。毕竟作为主人,喝了客人那么多酒,说出去怕是会被人笑话。
   “山阴花雕!……三……十年陈…你这酒量,权当是口渴后喝的茶……”他笑着接过了。
   那晚我虽然喝得极为狼狈,却也留恋这炳烛畅饮的尽兴。我本不是贪欢之人,然而乱世最难言,我只得倍加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快乐记忆,以供日后慢慢回味,慢慢思忆。只要在西湖边,无论是伫倚微楼风细细的缠绵,还是拟把疏狂图一醉的痴癫,都让我十分享受。
   我迷迷糊糊地从桌上醒来。
   他毅然走了。阳光潜过布满灰尘的窗棂,在轻纱的过滤下更为轻柔,洒在我疲惫的脸上。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冒出这样一句诗。
   次日,我正准备去荣禄春(绍兴老店)买些面食,却忽逢那人在西泠桥边闲逛。我心说真巧啊,那么快又见面了。他也看到了我,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朝我笑笑。待我走到他身边,他指了指那栋小阁楼:"近日,我就住那儿。”我抬头看了看--西湖逆旅。不错的老房子,陈旧却不失光彩,依稀能看出其精美的冬瓜梁上奢华的印记。屋边有棵老槐树,树根盘虬卧龙般扎于地下,应该是百年前一个没落的富户种下的。想到他住的那间房或许曾住过个大家闺秀,他搁剑的地方曾安放过香膏脂粉,我不禁一笑。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晚都能碰到他。由于我总是喝他的酒,便不肯收他一分肉钱。他是直率之人,并没有推托。倒是凭借掌力,给我剥了不少核桃。他不吃这种带渣的小吃,到头来,还是被我一人独吞。
   一日晚上,我心血来潮,央求他教我些功夫,出乎意料的是,他说什么也没有答应,我也只好作罢。于是我们就闲来出游,四处逛逛。没有说话,我们却都不约而同地向人群稀少的地方走去。在西湖边,静静地伫立了整整半个时辰。
   我们谁也挤不出一个字,却没有了第一次相遇时的尴尬。还好,在他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也不想说话,还好没有烦着他。
   木落汉川夜,西湖悬玉钩。夜渐深,我调整了一下自己倚栏的姿势:“吴兄——”
   “在。”
   “我说你居无定所,有考虑过盘个地方住么?”
   月光下,他笑得凄狂。
   “这一仗后,陪我看店吧。”说完这句话,我就自觉脸红——你这么小的一家店,留得住人家么?
   然而,他说:“好。”
   原来几天的相处,我们已结为知己。
   (五)
   生意依旧不温不火。
   起来,又是稀松平常的一天。
   我请不起伙计,日日都是自己打扫屋子的,只有他偶尔会帮忙。
   突然,在一叠齐整的酒碗下,我看到一包碎银,和一张便条。字迹清秀隽逸:
   “余十年孤身,百载醉死他乡,唯独今日,相逢得一知己。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哀哉!乱世最难言,去留皆无意。此去一别,生死未卜,祸福无门。苦哉!清不容吾等旧朝遗民。本一文弱小生,今却成鲁莽粗人。然流年易逝,天真难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风流傲红尘?!念湖畔芍药,年年知为谁生?!”
   是他!我感到很惊讶。
   “今年除夕,西泠桥边湖心亭,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我笑着念道,“好。一醉方休。”
   今晚,他果然没有来。小店明显有些寂寞。
   接下来的日子,无聊不提。每日我游走在西湖边上,计算着日子。小店卯时开,戌时才掩门。但我不需要时时看店,反正店里也没什么好偷的。也多亏了这个地段,我一直没亏本。很多时候,就想这么过去。然而,若要真这么孤独终老也好,只是在这个时代,平静已近乎奢望。
   无法避世,无心玩世,无凭傲世,无力愤世。举国上下,又有多少遗民等死,苟且偷生?
   心说杭州真是个好地方。可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也难负深情。
   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谁知若周邦彦回去,又能看见什么?除了醉人的山水,岂可寻见旧故里草木葱茏庭院深?!
   哈哈!若是他在,可又要笑我悲天悯人了……
   望着船中戏子伶人一步一莲华,笼里喜鹊八哥一句一谎话,我的心压抑不堪。闻说归隐的张岱要抗清,可又终是徒劳无功。渐渐地,我发现我的身体也出了异常。我开始失眠、全身发冷,咳嗽也愈发厉害。我没有告诉家里人,随便抓了几味药就算控制了病情。我才值弱官之年,想也不会这么早死,便凑合着活着。其间,我写了封信回去,只道开店赚钱。把平时省下的不少银两全寄回去了。怕父母羡慕邻家举人当官阔气,便又将前几年混迹时淘来的一个小金饰,一并寄回了家。又推说年底忙,推掉了年夜饭。实际上父母心里都门儿清:我是怕见到那一身官服的发小,给家里丢脸。

共 1593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原本一对亲兄弟,却遭遇生死劫,此情感天动地,竟全在两人不知对方是亲兄弟时。江湖自有江湖人,也有江湖事,更有江湖情,却不料,这一世情缘,源于血浓于水。算命先生的一番语言,竟使一对亲兄弟远隔天涯,却又近于身旁,本可无忧无虑的二人,却因身在江湖而成陌路,后又神奇相遇,然却是一个江南,一个陕西。一件玉佩,一腔亲情,两人生死相遇又生死相劫,我想一切都源于同一滴骨血吧!西湖边上,九杯酒,一幅画,两个人,终成寒梅一枝,“无忧”也“无缘”,让西湖从此再无波澜……好一篇绝美的小说,令我动容又让我心悸,这个高一的学生以后会有什么前景呢?我估量不来!推荐共赏!感谢你赐稿萌芽,祝学习进步,写作愉快!萌芽期待你的更多精彩!【萌芽编辑:陈万珍】【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231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18-12-25 16:38:47
  心近着,天涯咫尺;心远着,咫尺天涯。高一的孩子,功底深厚,构思奇妙,文笔惊人。洋洋洒洒一万六千字,叙写江湖恩怨情仇,一波三折层层推进生死劫难。读来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必须给你一个大大的赞!
苏格拉底说,一个没有检视的生命是不值得生存的……
回复1 楼        文友:丁语萌        2018-12-25 19:25:15
  谢谢老师鼓励!定再接再厉!
回复1 楼        文友:丁语萌        2018-12-25 19:28:16
  谢谢老师鼓励!定再接再厉!
2 楼        文友:陈万珍        2018-12-31 22:04:15
  恭喜你获得精品,再接再厉!
回复2 楼        文友:丁语萌        2018-12-31 22:08:56
  感谢万老师鼓励!定再接再厉!
回复2 楼        文友:丁语萌        2018-12-31 22:12:24
  不好意思,看错了,是陈老师才对,刚刷完如山的作业,眼神不太好使,陈老师多包涵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