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画楼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风画楼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虎娃速写(散文)

精品 【时光】虎娃速写(散文)


作者:依是幽兰 举人,5591.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65发表时间:2018-12-26 09:29:40
摘要:眉眼间三分儒雅二分凌厉更有一分风流潜藏。

【时光】虎娃速写(散文)
   指尖划过手机屏幕,虚拟、现实一如梨花与雪,隔空而舞,却有着同样的美感。凝望的刹那,纷飞的梨花与雪模糊了原有的界线,时光在思绪中逆转交错。
   相遇是缘,只是网络无处不相逢让这种缘失去了原有的份量,剩下的似乎只有沉默。那些魅力四射的网络头像下谁又清楚究竟是谁呢?更何况生活中都不爱与人相处的我。老公戏言我属乌龟,终年趴在家里不露头,其实是有几分形象的。
   然而当我看到那张酷似儿子的照片再也无法保持安静的姿态,我没想到世界上会有如此像我儿子的人,姐说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以上,我精确到百分之九十八。他们不只是形似更神似。我点开这位微友所发的每一条消息,得知他姓杨名广虎,那张只是他十八岁的照片,如今四十有四。因为照片,两人有了最初的接触。杨广虎话语不多,给人的感觉深沉而不乏风度。他听我说明原因后立刻按我的意思又找出几张同时期的照片,我比较着发现那段时间他们确实很接近,只是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很难找到相似点了。
   可能相识缘于照片,随后的日子里杨广虎会习惯性地发几张照片给我,有渭北花馍,陕北婚俗,或者途中即景,特别是他的那一些老农民似的端着一碗面,蹲在雪地上就吃的相片,让我深感他扶贫工作的辛苦。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就不错了。天冷上冻的时候他这个扶贫第一书记和驻村人员连饭都吃不上,喝开水嚼两块饼干就算一顿。足不出户的我想象不出原高风大是怎样的情景,但看到他发来的一桶桶水冻成冰柱的照片,脚底立刻冒出了一股寒意。五加二,黑加白,这一点在杨广虎身上体现得尤为彻底,他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本单位的一些事务他必须处理,那边扶贫有更多的问题等待他去解决去完善。
   去年春节,原以为杨广虎可以轻松片刻陪伴在父母身边,却原来还在村里迎上级慰问。我和家人聚在暖气房里说笑,瞄见手机上那些挂着红绸条幅的照片,也看到杨广虎清泠泠地站在雪地里等候。这一切的热闹搭建在积雪空旷的乡下,让冬季茫茫荒原有一抹喜庆一抹生动。然而我却有些悲凉,打过一行字去,让他别总握着手机,天冷,把手放衣袋里暖暖。
   杨广虎比我小六岁,又长得像我儿子,不免想了解他的生活情况甚至是他的乳名。他回复小名粗野。我一听以为他不会告诉我,不想他竟然说了。我看着那两个字,不觉粗俗反有一种亲切感,只是不习惯它的发音,想了想说以后我喊你小虎吧?杨广虎说都老老虎了,喊老虎。我说那不行,在我面前你永远是小字辈,别想翻身啦。杨广虎不语,我当默许,天天小虎叫个不停,有时也会学陕西人喊男孩为娃的习俗,喊他一声虎娃,这一叫自己先笑出了声,似乎杨广虎在我的呼声中一下变成了蹒跚学步的小宝宝,摇摇摆摆,憨态可掬。他年幼时应该和我的儿子也很相像,便打趣他:虎娃,喊我兰妈妈吧。
   没认识小虎前,我对陕西的印象很少,常常是陕西陕北混为一谈。小虎纠正我多次,强调他属关中西府非陕北人。可我总是记不住,一想起陕西就想起电影里的黄土高坡,想起头系白毛巾唱着民歌的陕北汉子。
   小虎对陕北民歌似乎还没有我这个外乡人熟悉,他热衷秦腔,也曾唱给我听,可我一句听不懂。于是他开始尝试唱陕北民歌,好像只记得那首《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反反复复都是那么几句,他自己也觉得不过意,说以后唱一首完整版的有陕北味的民歌给我听。可惜太忙,他一直没有学唱新歌的时间。后来连这首歌也不唱了。人总是怀念最初的时光,我看到小虎就会想起照片与歌。去年那个雪中等车,于人群中微信语音为我高歌一曲的杨广虎似乎也随飞雪远去,消失在季节深处。
   炎热的夏天让人心烦气躁,加之小虎始终对我听歌的要求置之不理,不免气恼。我不是非要他唱,但他至少应该礼貌地回复下不唱的理由,如果连起码的回复都没心情那还算什么朋友。我丢掉手机不再期望,却听见有留言提示。小虎的头像一闪而过,像夜幕中划过的星辰。我急忙拿起手机,点开他发来的一段语音:
   羊啦肚子手巾呦
   三道道格蓝
   咱们见格面面容易
   哎呀拉话话的难
   一个在那山啦上哟
   一个在那沟
   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只是声调掌控不住的无序飘散,有梦呓之感。其间隐隐约约掺杂着杯碗碰撞与谈话声。我听不清楚,贴近手机,语音却戛然而止。我连呼虎娃,却再无回音。
   次日小虎回复应酬,不想喝,没法。近日高温,45度,扶贫中,手机要爆炸,不说了。我看着小虎的留言,深感内疚。此后很少和小虎说话,尽量不去占用他的时间。
   有时想起小虎,便会去他的QQ空间转转,以前让小虎加我为他的QQ好友,是为了传文稿给他,后来发现传文件也不方便,索性将文稿发至江山我的个人论坛,而后把链接发给小虎,方便他点击查看。好容易认识一位重量级的作家,不尽其才岂不浪费可惜,小虎知我心意,同意帮我修改,可他总是抽不出时间,日复一日地往后推,推得他歉疚我心急,便不再让他修改只给文章起名即可。最初我并不相信他如此繁忙,后来发现我发个人论坛给他看的文稿,除了他并无人知晓,却在半天的时间内有了十几点击量。这些点击量让我知道小虎有多忙,他所谓的空闲其实只是不确定的一两分钟,他利用这一点时间不停地点开我的文稿链接断断续续地进行阅读,很多时候可能他刚打开链接就会立刻被一些人或事打断。
   我没有告诉小虎我的推测,以后凡是他不能在第二天告诉我文章名的时候我都会自己随便起个名字。有时小虎会说再等等,我听了很感动,更不愿意浪费他的时间,我不过一时兴起,随手写写。小虎从不表扬我,但会指出我作品的一些问题。说话的语气很委婉,不像我看他的文会血淋淋地挑刺,批评他没时间就不要仓促写文,并逐字逐句地帮他修改,要求他按我修改后的文稿重新上传他的空间日志。小虎并不按我的意思修改上传,却会诚恳地让我把修改意见整理好发邮件给他。我想他这样做是不想打击我鼓励我班门弄斧的精神,由此也让我看到他的大度与随和,得失间的把控很有分寸,不是缘于精确的算计,而是出于自然而然的心态,让每个接近他的人不自觉地放下心理包袱,还原最真实的自我。这一点,在最初的接触中我便深有体会。记得他当时发我他的书讯帖,我以为他希望我转发,便回绝说我的朋友圈只转发我们江山的作品。曾有不少朋友因此疏远不再联系,小虎却理解,根本不往心里去,甚至应我要求写诗给我,顺便寄了一本含朗诵碟的他的绝版诗集。他做这一切再自然不过,没有因由亦不求回报,如清风朗月,天地间唯有一片宁静与祥和。而我给他做一篇微信作品,他没有给我点赞我都会生气计较,不断地给别人压力,也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烦恼。
   小虎的QQ空间有很多作品,但最大的亮点却是那些铺天盖地的照片。这些照片几乎没有文字说明,就这么以最直接也是最含蓄的方式向每一位走近它的人展示主人的人生历程。我一张张地翻看,猜不透小虎的心思,却被那些照片迷惑。很想自己也能像小虎这样拥有海量的照片,生动有形地去记录自己的人生轨迹。现在手机自拍真是再方便不过,素不爱照相的我举起手机,左顾右盼摸索出最佳的拍摄角度,一连给自己拍了数十张。选了又选,美滋滋地发出两张给小虎看。原以为他会夸我,或是直接喊一声美女,不想他发来两个字:眼袋。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头发立刻竖了起来。小虎可能觉察到异样,补充说有眼袋正常,自然。他也有,怂管。我仔细地审视我的照片,确实眼袋很重。尽管事实如此,我还是恨得齿根痒痒。大喊杨广虎,让他把我眼袋最重的那一张放到他空间最醒目的位置,现在,马上!小虎不说话,许久发来一张照片,原来他正在参加“第三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初评会”。
   我的气愤完全被照片上严肃的氛围惊得无影无踪,不自觉地坐正身姿,双眸盯着照片陷入了沉思。如果不是他的照片酷似我的儿子,我不会和杨广虎有进一步的交流,于他应该也是这个缘由。我甚至纳闷这一年来,我们是如何相处下来的,竟然没有成为陌路。事实上我们完全是不同层次的人,犹如两条平行线,没有外力的作用下不可能交叉相逢。生活中不管从哪一方面比较,我和他的距离都远在年龄差之上。忘年交是彼此的知音,我们和知音压根不挨边,他从不和我谈他的理想抱负,也不谈他的家人朋友。文学上似乎有某些关联,殊不知差距更为显著。他是评委,荣获诸多文学奖项,我连起码的作家都不是,充其量只是三分钟热度的文学发烧友。姐弟恋更谈不上,人家上市公司高管青年才俊,身边美女如云,更不要说家中还有相恋多年英姿飒爽的警花。这些是我从小虎早期的相册里翻看到的,后来偶然的谈话中小虎说了句他是妻管严,我有些惊诧,总觉得他这样的文人很难受控他人,他却甘愿被妻子约束,可见这份感情在他心中的份量。
   浏览过杨广虎的大量照片,也揣测过合影上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感觉我在杨广虎朋友圈的级别也就是草类,尽管如此,我也想知道我在他这样的人眼里是棵什么草,兰花也是草本呢。于是让他概括下他对我的印象,实在没时间,一句话也行。我以为小虎会脱口说兰,好多见过的文友都说我人如其名呢。不想小虎却说:透明人。“透明人”是啥意思,我瞪大了眼睛。还诗人呢,他完全可以把我比成水晶,多少还有些美感,我发牢骚,要求他以诗意的语言重新加以描述。小虎理也不理。最近太忙,大会小会不断,外加考察项目资源整合。其实我也忙,退休没退成,档案年龄不够。而此时正值单位改制划归集团领导。我们公司下设子公司,兵分两处。新来的老总是集团的副总,工作繁忙,来我们公司较少。新来的副总非把我划到他分管的子公司去。我本不属于这位副总分管,再说和我关联的几个部门全在总部,单单把我派到子公司没有意义。我不过是延长了两年退休,没必要再去适应新的环境。新的副总却不这么想,以至搬分公司的时候两边都没有我的名子,我们原科室的三人分了三个地方,我留在总部无名亦无职务。却又不便和其他领导多说,毕竟不清楚新副总的心思与安排。
   后来科室总算固定,也挂上了我的副主任名牌,谁知理应参加的会议名单都没有我,这才知道挂上的名牌不作数,须集团重新研究才能生效。这事我理解,毕竟我退休没退掉的时间不对,可名牌已经挂上了多年的职务再被取消也让我觉得无趣。这些事说说简单,经历起来却是一言难尽。我难受时会和小虎诉说。絮絮叨叨一长串密集的语音留言,看得人头皮发麻。往常小虎根本没时间听这些,但真在事头上,他会认真去听帮我分析想对策。毕竟他也是领导考虑的比我更周全准确。能争取一定要争取,万一不能那就看开些,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他话语依旧不多,但很有实用性。他劝我少说少掺和,多观察,做好本职工作,有问题直接和分管领导反映。我按照小虎的策略不再听左右而不安,心静了,看问题也越发地清晰,其实新副总也是一片好意,只是不太了解我们的情况。很多时候事情没有那么复杂,过多的听取他人的意见,有时会产生不必要的揣测与想象反而增加了解决的难度。
   这一段时间的交流,让我加深了对小虎的信任感,有点屁大的事就去找小虎,反正语音又不累,大堆的留言宛若重峦叠嶂连绵不断。小虎回复我越来越少,到最后几天不回。这种对墙说话的感觉很不好受,堵得心里发慌,于是打字问小虎,你是烦我话多是吗?如果是你干嘛不说。建议你以后不喜欢的事就直接告诉对方,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说完半天还是不见回复,发狠道,咱们原不是一路人,不理你就永远别理我!说完,先去把QQ上的小虎从会话列表移除,然后再去移微信上的他,指尖触碰小虎的头像,忽然想这一移除,所有的聊天纪录将不复存在。如果小虎不再主动和我说话,那么和删除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望着他的头像,往昔历历在目,小虎海量的照片一张一张从眼前移过,旋转如片片雪花。窗外,飞起细碎的雪,我走过去极目远眺,透过今年第一场雪,我看到遥远的西安,看到去年小虎雪中等车的身影,看到他拿着手机在人群中为我放声高歌。虎娃,虎娃!我推开窗大声呼唤,小虎纹丝不动,始终保持侧立的姿势微笑地凝望远方。如果他能够转向我,他一定会认出我的是吗?
   我离开窗口,飞快地抓起手机,点开小虎的对话框,告诉他我后悔了,我要收回刚才说过的所有的话,我不想和杨广虎疏远,因为我还没有见过虎娃真实的模样。
   十几分钟后,小虎回复,没时间听语音,迎检,180项资料,忙很。
   小虎的话驱散了我心中的忧伤与不安,他依然是我认识的那个宽厚值得交往的朋友。我望着手机屏幕,笑容轻绽。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见到小虎。
   手指划过一张张小虎吃面的照片,细细地看。小虎自诩长了一个面肚子,扶贫期间的吃面照片最为可爱。端着碗不是蹲在门边,就是蹲在一块空地上,腮帮鼓鼓的塞满面条,抿紧的唇角粘着细碎的辣椒片闪着油光,透着一种诱人的香辣。从那天起,素不爱吃面的我对陕西面有了一种渴望。如果能够相见,那必是面馆无疑。小虎会以哪种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呢?是端着一碗面蹲在地上吗?如果是那么我也会拖着长长的裙摆蹲在他的对面。我被自己的想象乐不可支。小虎才不会蹲在面馆,场合不同,方式自然也不同,尤其是他这样有分寸自控力很强的人。

共 681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的一生,本就是一个认人,识人的过程。作者与杨广虎的相遇,颇有几分渊源,自然该被善待,傲娇小女子与内敛大男人的交往,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一路景色暖意融融。有生即有情,有情即有艺术,文字无疑是他们相守岁月的沉香。小虎也好,虎娃也罢,昵称之下是一个真实的人,一个漫路风烟里缓缓走来的含蓄的、柔美的、不动声色、拿捏分寸的男人。“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相遇、入眼、走心,不参不悟,懂了,就值得。文字沉稳冷静,静雅如瓷,杨广虎跃然纸上,如此清晰,这一种缘分,唯命是从。散文情真意切,文字中流露出高山流水的旋律,以及世间最真实的自己。相处最隆重的方式就是安静的相伴,没有比朴素日常更动人心魄。若再相见,惟愿只谈欢喜。佳作,倾情推荐赏阅。【编辑:晓文】【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227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晓文        2018-12-26 09:38:44
  好一篇洋洋洒洒的速写,带给我最大的感受是真实,进而感动。
   与人相处,最美好的事,莫过于过程中,看见那个熟悉的自己,让你,只是你。
   梨花香溢,夕阳淡影里,守着安详的窗颜;
   雪花曼舞,热气腾腾里,一碗剔透的面条。
   不舍过眼入心的缘分,时光深处,落笔成书!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2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26 10:04:49
  晓文的按很美,精致、动人。远在我的作品之上。一直觉得晓文这样诗意的女子才是小虎的朋友。感谢晓文,辛苦了:)
   这篇文真是为和晓文之约临时决定写的,因为看电脑太多,眼睛疼得不行,估计以后很少写字了。
   只是没想与晓文之约如此之美,特别开心,冬季安暖:)
3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12-26 16:42:10
  女人写男人往往会带有自己性格的印迹,要么过柔,要么过刚。
   幽兰老师的这篇文章分寸感把握极好,是我学习的典范。一读再读,竟然十分羡慕!文字与友情都羡慕!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3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26 20:10:19
  一朵回忆,很美的名子,一如你的文笔。
   我也觉得认识小虎很幸运,想文友们走着走就散了,只是不小虎不同,像极了我的家人,特别纪念于此。感谢留评,祝好:)
4 楼        文友:雪飞        2018-12-26 19:18:19
  早闻幽兰才女大名,果然是洋洋洒洒灵动秀气之作。文字中的人物虽名速写,实已刻画三分,足看出幽兰笔力!
回复4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26 20:16:41
  在雪飞面前不敢称才女,读过你的文,欣赏。虽然交流不多,但江山人知道不少,尤其时光,感觉每一位都独具气质,才华横溢。喜欢江山这一处风景。感谢留评,祝好:)
5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12-26 22:27:04
  有位大师谈文学创作时曾说,写文尽量少用成语之类高度概括的词儿,多说些“闲话”,如话家常,自然就有了耐读的内容。幽兰老师就有这个范儿。欣赏,学习了!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5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27 09:10:25
  发现在江山制作微信其实是有好处的,每天都必须读一些作品。从文字里认识很多人。薛志成,你就是更高级的“闲话”写文高手,欣赏你的作品,感谢留评,祝好:)
6 楼        文友:一笑天涯        2018-12-29 22:00:32
  我竟然一口气将此文读完了,惊讶之佘全是敬佩和赞赏!因长期“南征北战”,少有时间读,更少有时间写,每每自诩喜欢文字皆感惭愧。看到此文近七千字,几经迟疑,今日终于点进去了,利用赶动车、等动车、乘动车的时间一气读完的。作者文笔细腻,张弛有度,把平凡的生活故事描写栩栩如生,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同时,此文还反应了信息时代人们沟通交往的新的渠道和形式,具有较强的时代特征!学习了!
真正的英雄,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
回复6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30 14:20:16
  一笑天涯好,你的评是最好的嘉奖,感谢!节日快乐:)
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12-30 15:15:29
  算不算人生的一次邂逅,没有见面,可饱含情愫,那种在交流中获得的温暖,足以弥补所有的失意。人生需要有人相伴,相伴不一定在眼前,灵魂里不舍,是一种别致的感觉,不为利益,只为温暖。怀才抱器拜读佳作感言。
回复7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30 17:49:39
  特别感谢怀才抱器老师,祝老师节日快乐:)
8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30 17:58:09
  “灵魂里不舍”这个境界很高很美,很令人向往。我很喜欢可惜我们差远了。小虎你看到没有?加油虎娃:)
9 楼        文友:伙苗        2018-12-31 10:53:33
  一段美妙的遇见,如家常娓娓道来,满满的生活气息,又不失灵动。拜读。学习。问好。祝福。
回复9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12-31 14:11:09
  伙苗好,刚才看了你的文集,是江山新友,第一篇文便是精品,足见水平。感谢留评,节日快乐:)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