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画楼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风画楼文学网首页 >> 礁石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礁石】向北,姥姥家(散文)

精品 【礁石】向北,姥姥家(散文)


作者:梓烨灼灼 秀才,2117.7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2发表时间:2018-12-30 15:49:15
摘要:小巷——碌碡——磨坊——针线笸箩,地点——物事——亲情,一两件事渲染出亲人的旷达好爽,儿女情长,以及浓浓的血脉亲情。半个世纪的岁月时光,如今忆来恍如隔世,怎一个“痛”字了得!


   二舅去世的消息,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思绪飞扬处,是五十年前姥姥家的老宅,是一段记忆中难以抹灭的旧时光。
  
   小巷
   循着记忆中熟悉、而现实中非常陌生的的路,从我家向北,再向西,我直奔姥姥家老宅旧址。
   眼前是一条幽深的小巷,长三十多米,宽一米有余,可它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当年的小巷,两边是蓝砖做地基、黄土夯实的高耸土墙。不仅蓝砖地基被风化得凹凸不平,就连土质的墙体,也被深深侵蚀进去一截。它的丑陋,自然无法与我长大后认识的江南小巷青砖白粉墙的青花瓷风味相提并论,也没有戴舒望《雨巷》里的油纸伞与丁香花。它如同一位土生土长在黄土高原的老人,头裹白毛巾、身穿中式老棉裤,裤管以下还磨出破洞,露出斑驳的棉絮。可就是这条小巷,却像刀刻斧凿般深深印在了我幼小的心中。
   长长的小巷,我趴在姥姥背上走过一次又一次。二妹出生后,四岁(虚岁)的我跟着姥姥,一路向北,走向姥姥家。走到巷口,我开始撒娇:“姥姥,妞妞走不动了,膝盖疼。”然后蹲下去,装作揉膝盖的样子。
   姥姥笑着,把我抱到一块条石上,然后转身,让我的小手撘在她背上,背着我一步步穿过小巷。我的一双小手,并没有老老实实扶住姥姥的肩膀,而是向两边伸展开,像一只即将展翅高飞的小鸟。一只手触到高耸的土墙,划出一道轻轻的痕迹,墙底下留下一溜黄土。
   那时,姥姥的脊背,是我记忆最温暖的地方。我就像一个贪婪的索取者,深恋着这片温柔乡,不止一次地找“走不动,膝盖疼”的借口,爬上姥姥的背。
   两年后,姥姥已经背不动我了。一个冬日,她拉着我,走出了小巷。在巷口不远处,姥姥说:“妞妞,姥姥走不动了,歇会……”然后坐下去,晕倒了。
   我以为姥姥也像我当初一样,是装的。就蹲下去帮他揉膝盖,可姥姥僵直的身体依然一动不动。我吓坏了,哭着,喊着:“姥姥,妞妞以后一定听话,再也不让你背了,你快起来——快起来呀!”
   那是我和姥姥最后一次一起走过这条幽暗的小巷。从此姥姥一病不起,我被妈妈领回了自己家。第二年春天,姥姥便永久地离我们而去了。
   如今,我独自走过小巷。两边水泥抹面的高墙昭示着时代的进步,巷口的条石还在,可慈祥的姥姥,已经远去很久了。只是不知她老人家是否看到小巷的变化?是否知道外孙女此刻正深切地思念与她在一起的时光。
  
   碌碡
   冬日的傍晚,太阳还有一杆高,可人们已经感觉不到它的温暖。冷,扑面袭来,我裹紧羽绒大衣。
   原来一片开阔的场院,如今已成了居民房,清一色的红砖房,贴着白色的瓷砖,屋顶扣着红色或蓝色的彩钢瓦。再往前走,应该是姥姥家的老宅了。对,碌碡还在。夕阳下它拉长了影子,一如当年。
   我依稀记得,也是这样一个冬日的傍晚。木板大门前三棵枣树上栖身的喜鹊已经回窝,院子里的大红公鸡正在“咕咕”地呼唤着母鸡们快点回家安寝。院子里的一切都被斜照的夕阳拉出长长的影子,就连灰砖影壁下低矮笨重的碌碡也变得苗条了。姥姥牵着我,从邻居阎姓舅舅家回来,给我讲起了碌碡的故事。
   说起碌碡,就不得不说我的太姥爷——当初村里的第一条好汉。老人家六尺多高的身材,站在哪里都像一扇宽大的门扇。由于辈分高,同族的人大多喊他“三货爷”。
   有一次,他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孙辈”赶着马车去赶集,走到半路,有个眼尖的人看到路旁躺着一个碌碡,讪笑道:“三货爷,您看,那边的那个碌碡可不赖……”
   “不赖?那就把它搬回去……”太姥爷放下手中的赶车鞭跳下马车,一个弓步,右手一使劲,碌碡立了起来。众人又见他双腿呈马步,双手慢慢插入碌碡和地面的缝隙,然后气沉丹田,“嘿”地一声,碌碡被太姥爷抱在了当胸。
   “好——”在众人的一片喝彩声中,太姥爷抱着碌碡“蹬蹬磴”疾步走向马车,将碌碡轻轻放在马车前沿。从此,村里“第一好汉”的桂冠,就戴在了太姥爷的头上。
   逝水流年中,碌碡矗立老院影壁下,见证着物换星移。
   心灵手巧的姥爷不仅是种地的一把好手,木匠活和泥瓦匠也拿得起放得下。姥爷请铁匠在碌碡两边装了铁轴,自己给它做了一个木框。冬日,姥爷套起小灰驴,拉上碌碡,行走在排列着碧玉带般的麦田。“吱呀吱呀”铁轴和木框亲密的絮语声陶醉了姥爷。夏日,又是姥爷套着灰驴和碌碡,旋舞在赤日炎炎的场院。散开的麦捆,碾出了香喷喷的收获;掬一捧麦粒,嗅出满心的欢喜。姥爷笑了,笑得那样满足。秋天,是灰驴和碌碡最忙碌的日子:一大早,它们被姥爷拉着去碾谷子,上午碾了二亩高粱,黍子、黄豆、胡麻……一囤囤粮食,哪样能少得了它们?这还不算,它们还帮姥爷的亲朋好友以及族人家干过不少活,许多人家的粮食,都浸透着它们的辛苦劳作。
   1960年,饥饿与疾病折磨着辛苦了一辈子的姥爷。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亲自动手为自己打了一副棺材。棺材做好了,姥爷踩着碌碡躺了进去。伸伸胳膊,踢踢腿,然后平静地说:“很合适,我这大个子在里面一点也不憋屈,可以安心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凄然泪下。
   那年中秋,姥爷没赶上和家人团圆。
  
   磨房
   绕过碌碡再往前,应该是老宅正房的旧址。如今这里建起了一处新屋。门上的大红“囍”字还很鲜亮,应该是一对年轻夫妇的婚房。人物两非,我虽感觉冒昧打扰人家很唐突,可还是抑制不住心中对老屋的牵念。犹豫一阵,敲开门走了进去。崭新的家衣柜、沙发正蓬勃着甜蜜与幸福。紧闭的卧室所处的东北角应该是姥姥家的磨房。
   我随着姥姥来到这座老宅时,磨房里的两扇石磨已经立在墙角,它的功能已经被电磨代替。可磨房墙上挂着的面筛、漏柜(筛面的木架)都在讲述着它们古老故事。
   姥爷去世后的日子,姥姥一家生活的艰难,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那年,妈十一岁,二舅七岁,三舅五岁。
   姥姥必须去生产队参加劳动,挣娘四个的口粮,磨面的任务就落在了妈头上。星期天,姥姥从饲养院牵回一头老牛,给它戴上笼头和眼罩,就去上工了。妈牵着牛,一圈又一圈地在磨道里转,一会往磨眼里添点玉米或高粱,一会支好漏柜,把磨出的面用筛子筛一次,没磨好的放回磨眼重新加工。老牛似乎感觉到驱使它的是一位小姑娘,在磨道里放慢脚步,偷奸耍滑。妈用柳条抽它,它仗着自己皮糙肉厚,一点也不在乎;再抽,它“哞”地一声反抗,吓得妈丢下柳条,哭着跑出了磨房。
   院子里坐一阵,哭一阵,妈的心情平复了。她又回到磨房,央求老牛不要捣蛋,快点把面磨完好送它回饲养院。老牛也算给妈面子,总算在姥姥下工前把面磨完了。
   粗糙的磨扇数不清着妈在它身上挥洒的汗水与眼泪,记录着二舅放学后,在它身上认真书写的方块字;也难忘三舅在外面和小伙伴们玩累了,回来就躺在它身上睡着了,连姥姥给他准备的破棉袄都不记得盖在身上。
   时光在磨道的轮回中消逝。当年我听着些遥远而有仿佛就在身边的故事,幼小的心里泛起阵阵涟漪。我当时想,自己长大后,要挣好多好多钱,让姥姥不必去上工,过上好日子……
   可惜,姥姥陪我的光阴太短了,短到不足一千天。
  
   针线笸箩
   姥姥去世后,我梦里不止一次出现过姥姥家黑色柜子里的针线笸箩,里面放着两双还没做完的鞋帮。一双上面绣着老虎头,虎虎生威,是姥姥给三表哥的;另一双绣着牡丹花,典雅高贵,是姥姥给我做的。可惜,姥姥没有能把这两双鞋做完,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姥姥的手巧是出了名的。过年剪窗花,她从不用花样,一把轻巧的剪刀,加一双灵巧手。左手持剪,“嚓嚓嚓”,不一会,栩栩如生的动物、器皿、人物就展现在大家眼前了。村里人都说,姥姥剪猫像猫,剪虎像虎,剪只公鸡能打鸣,剪只母鸡能下蛋。
   谁家的女儿要结婚,拿着糊好的大红鞋垫来找姥姥。姥姥二话不说,放下自己手中的活,三下五除二,鸳鸯戏水、娃娃抱鲤鱼、凤凰展翅……一幅幅生动的画样就呈现在鞋垫上了。准新娘们拿着自己喜欢的花样,甜滋滋地在窗下穿针引线。几个月后,从婚礼上亲朋好友对新娘针线活的赞扬声中,我也听出了对姥姥的认可。
   二舅结婚前几天,姥姥发现我棉袄的肘部破了。她拿过一把软尺,在我身上一阵比划;然后把从舅妈嫁妆上裁下的一块绸子做了前后襟,又找到二舅新房墙围布的角料做袖子。昏黄的灯光下,姥姥一点一点地往布上贴棉絮,一针一针地缝着棉衣。我知道,每一缕棉絮都凝结着她对外孙女的挚爱,每一次穿针,缝入的都是她对新生活的希冀。那晚,我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宁是等到姥姥把棉袄缝好。还没缀扣子,我就急不可耐地穿上新棉袄,左扭右扭。
   等到第二天醒来,看到新棉袄上又多出了几盘粉色的云扣,如同几朵粉色的云霞,漂浮在我眼前。穿上新棉衣的我,心里甜滋滋的,怎么也不肯在外面穿罩衣,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穿了一件新棉袄。可我怎么也没料到,两个月后,姥姥就晕倒街头,身患重病。
   病中的姥姥,依然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给三表哥和我预备过年的新鞋。剪鞋样、纳鞋底、绣鞋帮……那两双没做完的鞋,成了她留给孙辈永久的怀念。
   冬日的傍晚,天黑得很快,一如岁月的长河中,有的人生命消逝得很快。姥姥走后,二舅和三舅盖了新房,搬出了老宅。如今,二舅也已作古,睹物思人,我怎能不痛?
   久久徘徊在老宅旧址,我心中仿佛被沉重的时光之轮碾过。这次第,怎一个“痛”字了得?

共 356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匠心选择了姥姥家院内外四处或说四件经典的物事,作为小标题写来:小巷——碌碡——磨坊——针线笸箩。每一个标题下都侧重写一两件事,表现一个亲人浓浓的挚情,或对我殷殷的关爱深情,尤其是姥姥对我的挚爱与深情。全文中作者有对姥姥家过往的粗线条的勾勒再现,也有对如今样貌的细腻描摹,在这两厢对比中,让我们感受到物是人非的哀情,以及自己心中隐隐的刺痛。也许,这就是时代的发展和演进吧!但时代必然发展演进,旧貌必定变为新颜,而不变的只有刻骨铭心的记忆了!读文到最后,我想作者实在姥姥的老宅中走了一圈又一圈,徘徊彷徨而心痛,不觉发出了李清照式的悲叹:在老宅旧址,我心中仿佛被沉重的时光之轮碾过。这次第,怎一个“痛”字了得!情感抒发达到极点!欣赏作者文章,文字简括而意蕴绵长。感谢投稿礁石,祝写作表情达情愉情,尽速从忆旧心痛中走出来!【编辑:驴鸣】【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231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驴鸣        2018-12-30 15:52:22
  问好梓烨!你的文很有历史沧桑感,审美意蕴浓厚,很欣赏啊!
回复1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12-30 16:33:59
  辛苦驴鸣老师了!其实我很早就想写点姥姥家的老宅,写写姥姥,只是记忆太繁杂、太琐碎,不知从何处下手。如今总算写出一点了,晚上我再改改。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12-30 15:58:00
  四幅时光影子里的画,饱盛了时光的味道。痛和苦,也是有味道的,就像白米饭有沙粒,却是来自温暖的晒场上。怀才抱器拜读佳作感言。
回复2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12-30 16:34:50
  感谢老师雅评,灼灼拜上,祝新年快乐!
3 楼        文友:相思        2018-12-30 16:39:23
  一篇情感真挚的佳作,欣赏学习了。遥握问好。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3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12-30 21:21:41
  不敢,我今晚再修改!
4 楼        文友:箫音依依        2018-12-30 22:57:09
  一篇精彩的美文,字里行间融合着浓浓的情,十分真挚感人。问好梓烨老师,拜读佳作,祝冬安!
回复4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12-31 12:01:59
  谢老师留评,新年快乐!
5 楼        文友:武冈冰糖葫芦        2018-12-31 09:12:49
  一个地方,三个老物件,四个亲人,睹物思人,情感真挚,浓烈。好文!
回复5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12-31 12:02:35
  武冈老师新年快乐!感谢呀评!
6 楼        文友:醉剑飘香        2018-12-31 13:08:06
  情感饱满,亲情浓郁。
   祝福老师,元旦快乐。
醉剑磨得飞快,豆腐一切两开
回复6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12-31 16:38:10
  醉哥新年快乐!
7 楼        文友:相思        2018-12-31 22:04:48
  祝贺佳作获得精品,再接再厉,精彩纷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7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9-01-01 07:01:08
  感谢鼓励!新年快乐!
8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12-31 22:14:04
  动人的美文,欣赏学习了。祝贺摘精豆。元旦快乐。
快乐写作
回复8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9-01-01 07:02:12
  十篇的计划,圆满完成,新的一年共同加油!
9 楼        文友:潜龙        2018-12-31 23:35:07
  忆童事,一巷一物,一针一线,寄深情。时光易逝,情绵绵,恰似江水流不尽。向老师学习。
回复9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9-01-01 07:02:58
  感谢潜龙老师留评,新年快乐!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