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画楼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风画楼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恩】救助(小说)

编辑推荐 【八一?恩】救助(小说)


作者:春雨阳光 探花,21331.6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5发表时间:2019-01-01 08:22:25

【八一?恩】救助(小说)
   一
   离中考只有四十来天了,我拿着刚出来的月考成绩单,对比着前两次的情况,标注着进步的、下降的分数和名次。
   “老班,你找找程程,做做他的工作,让他努点力吧。”
   听到声音,我抬起头,站在我办公桌边的是一个女孩。头发拉得直直的,柔柔的,像一片温柔的华丽的丝绸裹在头上,露出白净的脸。脸上的眼珠黑黑的,盯着我,发出祈求的光。
   我把目光移到成绩单上,一边找着程程的名字,一边说:
   “你了解程程?”
   我耳边响着“嗯”,我没有看女孩,但是,我相信伴随着“嗯”的是充满自信的点头。
   “真的了解?”
   又是一声“嗯”,我仰头看到了那正在点着的头,又看到了那凝聚着祈求光芒的黑眼珠。
   “真的还有救吗?你看他这几次的成绩?”我的手指在几张月考成绩单上像鼠标一样滑动着,每张月考成绩都告诉我,程程完全退出了普高的竞争行列。
   “有救的。我了解他,他很聪明,他七八年级的基础都不差……”女孩急切而快速地说着,生怕我不答应她的请求。见我没有反应,她又嗫嚅着说:
   “你不是说不抛弃,不放弃吗?他就是得了绝症,我们也得试一试,或许……如果真成功了,对他,对老师不是也有好处吗?”
   “好处?什么好处?”我疑惑地问道,实际上我对程程真的不抱希望,多考上一个普高少考一个,对我真的没有荣耀也没有伤害。教书三十年了,荣辱对我已经没有影响力,让我的责任心不流失的力量,是教师的良心。
   “有啊。好处可大了。程程经过几十天的努力真考上了高中,这不是你以后教育鼓励学生和家长的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吗?考上高中,程程就多了一分希望,也就赢得了改变他的更多的回旋时间……”
   我惊奇地抬起头,看着女孩,她一直盯着我,她一定看到了我脸上的惊喜,她又努力地点着头,那“嗯”的声音也被抖动起来,像唱歌的拖音。
   “好吧,我答应你。”话一说出,我就怀疑起来,我说着毫无信心的话:
   “他愿意努力吗?”
   “会的,他会的,我保证!”女孩的声音又变得急切起来,她是怕我变卦。
   “可是,他的手机,他的游戏,他和老师的关系……”我没有看女孩,我盯着成绩单,慢慢地说着,我说的这些,女孩都清楚。
   程程已经把手机带进了课堂,把课堂变成了他的游戏时间。每一科老师为了缴他的手机,都和他发生了剧烈的冲突,课堂冲突的结果是,程程直接冲进校长办公室说老师打他,而且他还当着老师的面打了上级教育部门主管领导的电话……
   一天中午,我刚被保安放进学校,程程就冲到我面前:
   “老班,我要出学校。”
   “做什么?学校有制度……”
   “我没有吃午饭……是你们老师把我留在教室,不让我吃的。”
   说完,他冲到大门边,用力拖拉电子门。
   “保安,拦住他!”
   三个保安拉住了程程,程程嘴里骂着脏话,跑向了伙食团方向,我回教室,上午自习。被程程一闹腾,我的心绪乱了,我不知道他接着会做什么,我让学生自习,我在教室里游荡。我走进坝子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程程,我问保安,保安说他没出校门。
   “会不会从另一校门出去了?”保安立即回放摄像视频,程程没有出学校。那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伙食团处的角角落落,没有人;我找了几个厕所,也没有人。我的心揪了起来,孩子们走极端的案例太多了!
   自习课下课了,我在楼上看着,希望有学生能像磁铁一样把程程吸出来,上课铃声响了,我还是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第一节课,我心神不宁。我在坝子里游荡着,我远远地看到了那几间功能室开着的门。我快步走了过去,一间屋一间屋地找。学校会议室没有人,这可是程程们常聚会的地方;教师电子备课室也没有人,这也是不进课堂学生的天堂;我的心揪得更痛了。我走近了体育器材保管室,一个家伙躺在那泡沫垫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吃着零食,看着我进来,只是瞟了一眼,又继续他的工作……这就是程程。
   所有的老师都变乖了,被程程驯服了。我这老班也束手无策,睁一眼闭一眼了,因为不让他玩手机,他就不进教室,不进教室,那安全就没法保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分化,要学生明白孰轻孰重,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学,什么不该学,让他们尽量不和程程鬼混。这一点还是很有效的,没让课堂乱起来,最大限度地保证了要学习孩子的利益。
   想到这些往事,我苦笑着摇着头,忘记了面前站着的女孩。
   “老师,找找他的家长……”
   听了小女孩的建议,我又摇了摇头,疑惑地说:
   “三年了,找家长的时间多呢。可是……”我没有用反问句,避免语气过于强硬伤了女孩。
   上课铃声响了,女孩一边转身出办公室,一边哀求着说:
   “老师,再试试吧!求求你!”
  
   二
   下午,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六个座位,有三个教师出去培训了,有两个教师上课去了。
   程程的父母都来了。父亲,四十来岁,脸黝黑,布满太阳留下的斑痕;手也红黑,每个指头都像拇指粗的钢筋;但是,走路蹒跚,因为程程父亲的腿病,才回到了老家。母亲,不像四十来岁的人,比父亲高半头,身材修长,一头红黄的长发,时髦而精神。红黄头发衬出的脸,圆润、结实、有力,眼睛不大不小,眼珠晶亮。记得七八年级中,程程的母亲在家,程程的学习不错,行为习惯也好。自从程程的母亲跟随父亲出去打工之后,程程就开始变了。拿着父母每月打回的足够的钱,请同学吃串串,吃馆子;买了不错的手机,邀约同学打网游,他成了一批学生的头,成了他们的师傅,每天课间,都有五六个男生跟在他身后,威风十足。
   我给程程的父母讲述着程程的行为做法,讲述着他和教师们的关系,讲述着我的苦恼和无奈……他的父母早就知道这些,我今天的重复只是在复习,复习的目的是希望理解,不要责怪我,或者希望他们能想出好的方法。
   程程的父母都木着脸,静静地听着,没说一句话。我又给程程的父母念了程程的分数,比照着近三年的中考录取分数,说着程程考上高中的希望,说着他现在的做法带来的困难。我也给程程的父母提着建议,建议他们晚上、周末陪陪孩子,多关心程程,帮着他控制一下手机和游戏。
   “我把程程找来,一起做做工作,如果他愿意,这四十来天是足够的……”我看着程程的父亲,那黝黑的脸没有反应;我看看程程的母亲,那漂亮的头点了点。
   我来到教室窗口,上课老师帮我喊了程程,程程小跑着来到了教室外,我伸手指了指教师办公室,程程跑着过去了,我在后面慢慢走着。他手里提着红色的手机,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啪!”一声巨响从办公室传来,我赶紧跑了过去。
   “进了办公室,还顾着手机,还顾着游戏!你还是学生吗?你还是人吗?”
   程程的母亲指着程程,怒吼着,脸涨得通红。地板砖上躺着红色的手机,频幕碎出了杂乱的裂痕,程程低头看着,嘴里咕噜着,手发着抖。
   “赔我手机——”
   程程一声长叫,扑向了他的母亲,抓住了她母亲的长发,叫着撕扯着。程程的父亲呆愣了一下,猛然站起,扑了过去,程程的脸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被打懵的程程,放了母亲,呆立着,我也呆立着。突然,程程扑向了他的父亲。父亲抱着程程的脖子,把程程摔在了地上,膝盖跪在程程的身上,伸手扇着程程的耳光。程程的母亲提起脚,踹着,踩着程程,哭喊着:
   “老子踩死你,踢死你!”
   “住手!”我喊着,一把拖开了程程的母亲,又弯腰死命抓住程程父亲的手。程程的母亲在我身后伸腿踢程程,踢到了我的腿肚上,我惨叫起来。听到我的叫声,程程的母亲收住了脚,程程父亲也放松了手。
   “你们这是干什么?!”门口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喊声。随着喊声,一股力量拉开了我,又扳倒了程程的父亲。程程翻身爬起,提起脚踢向父亲。女孩扑向程程的父亲,程程的脚踢在了女孩的腰上,女孩痛苦地喊叫起来。
   程程收住了脚,跪在女孩身边,抱过女孩,揉着女孩被踢的腰,哭着说:“对不起!痛不痛?”
   “程程,你这是干啥呀?”女孩看着程程的脸,程程没有回答,揉着女孩的腰。
   “给老子起来!丢人还没丢够!”
   程程的父亲对着程程和女孩吼道。见程程不理睬,程程的父亲提了脚,我扑过去,抱着程程的父亲,把他拖到了一边。程程母亲的皮鞋又踢在了程程身上,我听到了女孩的喊声:
   “程程,快跑!快跑!”女孩推着程程,喊叫着。
   我一步迈过去,程程母亲的第二脚又踢在了我刚才被踢的腿肚子上,我蹲了下去。
   程程的母亲绕过我,又提起了她的皮鞋,女孩一把推开程程,程程转身跑出了办公室。我一惊,赶紧起身,追了出去,喊道:
   “程程,不要跑!不要跑!”
   女孩追出来,拉住我喊道:
   “老班,让他跑,让他跑!”
   “他跑了,我咋办?”我的意思女孩能听懂,程程从学校跑出去,不回家,我是要承担责任的,是要连累学校的。
   我要去追,女孩拉住我不放,她拦住我说:
   “老班,相信我,我了解程程!他被打伤打残了,你高兴?”
   楼下,程程和保安闹了起来,保安不放人。听到闹声,我走到栏杆旁,对保安挥挥手,程程跑出了学校的大门。
  
   三
   程程走了,办公室安静下来。
   我颓然坐在椅子上,程程爸妈也坐在椅子上,女孩站在我的办公桌边。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突然说:
   “老班,对不起……”
   见我没有回应,女孩又说:
   “老班,你的脚痛吗?”话里满是歉意。
   我抬头看看女孩,摇摇头说:
   “没事,你的腰咋样?唉,把你也连累了。”
   见我说话,女孩笑了,她笑着说:“没事,我穿得厚,阿姨力气小……”
   听到我和女孩的对话,程程的妈妈好像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她喃喃地说:
   “我今天是咋了?咋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我看了看程程的妈,她的左手摸着头,我没有说话。
   “老师,走,去医院检查一下……”程程的父亲说,那张黑脸仍然没有表情。
   “不用了,你们走吧。如果程程回家,好好沟通一下……也许今天我说得太多了,你们听了见了就气,都是我……”
   程程的父母起身,走出办公室,走了几步,程程的母亲又转身对女孩说:
   “和程程断了,离程程远一点。”
   女孩低着头,不时偷瞟我,她的脸越来越红。
   我没有送程程的父母,我的腿很痛。我也没有心思去理睬程程母亲留给女孩的话和女孩的红脸,我只是担心,担心程程会不会回来,会不会回家。他跑到哪里去了?他此刻在做什么?我蜷在椅子里,心里的担心越来越重,越来越苦,就像肠肠肚肚都被什么东西往体外拉扯着,这些苦都变成了一种后怕,这种后怕越来越重……
   “老师,你骂我吧,罚我吧。如果不是我逼你……”听到声音,我才发现女孩还站在身边,我“哦”了一声,仿佛才想起女孩说的话,我沮丧地说:
   “你没有错。你回教室吧。你要上课呢。”
   “还上什么课呀,这心情……唉,同学们又要取笑我们了……”
   “取笑什么?”我漫不经心地问道。
   “笑我和程程……”我终于注意了女孩的话,注意了她和程程的关系。
   “你喜欢程程?”
   “嗯。”女孩点着头,脸又红了,“老师不知道?”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我哪里不知道?有一天早晨,还不是很亮,我来到了大门外,看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手牵着手,挤在同学堆中,等着开校门。校门外的灯光中,我看到了他们,男孩女孩的个子都不高,都是瘦小一族。红色的衣服,方格子,这不是典型的情侣装吗?记得当时我对程程说:
   “含蓄一点嘛!老班在,总得给老班一个面子呀!”
   看来,女孩忘了这个情节,可我还记得。
   “你们那情侣装谁买的?父母不知道?”
   “程程买的。”
   “程程有哪些优点和缺点?”我只是随口问着,并不希望女孩回答,说着话,心里的苦没有那么重。没等女孩回答,我又问道:
   “程程不会离家出走吧?”
   “不会。今天这种打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他爸妈就是这样,脾气一来,拳脚相加,过后又后悔……”
   “你对程程和他家很了解?”女孩看着我,好像要从我脸上找到我问话的目的,她迟疑了一会说:
   “不知道算不算了解……他喜欢游戏,说将来做网游直播……”
   我“哦”了一声,女孩接着说:
   “他家已经拆了,修安置房占了他们家,他们家要了两套住房和两个门面……”这个我知道,新建机场,程程家所在的区域是政府中心所在地。
   “程程说,不用那么辛苦读书。将来靠这两个门面的租金就够一家人生活了。他说,现在城市还没建成,这破街上的租金已经很高了。将来是城市,租金更高……”
   “什么?这小子是这打算?”我惊讶地仰起头,看着女孩,“你也赞同,支持?”
   女孩先点头,马上又摇头。
   “报告!”一声清脆响亮的喊声,打断了我和女孩的对话。
   是程程回来了。我看着女孩笑了,女孩也笑了。看来,对程程的了解,我真的不如这个女孩,不,是这个红衣女孩。
   “老师,对不起!”程程也站在我面前,也低着头,他穿的也是那件红色方格的衣服。
   “给,老师!”程程伸出手,他手里拿着的是一瓶药,我接过看了看,是治踢打损伤的。
   “我以为你跑了就不回来。我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回家,明天就不再回这个学校,不回你们班上了呢。”我摩挲着药盒,看着程程和女孩,笑着说。
   “哪里呢?我再浑也不能害老师呀!只有几十天就毕业了……还有她在这里,她在我肯定要回来……”
   程程和女孩回教室去了,两个家伙放肆地手牵着手,我痛苦地站起来,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这是两张白纸,两只不知道虎狼为何物的兔子,不认识小猫的小鸟,不知道霜雪和狂风暴雨的温室花苗……等他们经历了……等他们想读书了,可是……”
   我摇着头,叹着气,回到椅子上。我看到了地上那团红黄的头发,我想起了程程的母亲那手捂着的头,我吸了一口凉气,今天受伤的人太多了。我又开始看月考成绩单,只有四十来天了,四十天之后,程程和女孩……
   2018年12月31日星期一
  

共 521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 八一文学首期主题有奖征文,是为庆祝社团成立一周年暨元旦、春节“双节”的一项活动。参赛作品坚持原创首发江山的要求,突出“兵心、感恩、年味”的主题,本着“规则公开、阳光操作”的原则,以文会友,共同提高,着力打造江山特色品牌社团。感恩,是人世间最朴实、最美好、最动人的情感。该文章围绕“感恩”主题,知恩,感恩,报恩,或是心底的感动,或是难忘的亲情,或是博大的情怀,刻画了一幅幅温馨画面,讲述了一个个感人故事,展现了常怀感恩之心的美丽人生……文章朴实无华,底蕴厚重,充满了浓浓的真情实感,感人至深。感谢老师参赛支持八一文学首期征文活动,您的作品《救助》被列入本次征文(小说类第013号)作品,我们会及时提交到征文评审委员会。预祝您在本次征文中取得好成绩,祝您创作愉快,期待新的精彩!【编辑:八一文学编辑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19-01-01 08:24:49
  春雨老师:新年好!祝您新年吉祥如意!阖府幸福!(^_^)
  
   感谢您赐稿支持八一征文!拜谢!(^_^)
  
   请老师得闲多赐稿八一征文!(^_^)
极冰
2 楼        文友:极冰        2019-01-01 08:32:10
  老师的小说反映出家长的素质问题,和孩子之间简单、粗暴的沟通问题。作为老师的良苦用心,面对教育界规定的条条框框,又左右为难的问题。这么短篇幅的小说,表达清楚了这么多问题,好功夫!钦佩!(^_^)
  
   老师把红衣女孩,程程,程程的父母,文中的这个老师,几个人物的或外在,或内心,描写得活灵活现!学习了!拜谢老师!(^_^)
极冰
3 楼        文友:闲妹        2019-01-01 11:12:26
  现在的应试教育,欣赏佳作,元旦快乐.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